阅读提示:(胡传林)老兵日记

- 编辑:admin -

阅读提示:(胡传林)老兵日记

因为所争者主义,非私人也。私人之争,世亦多有,则大概是可以相让的。   毛泽东与党内同志除工作关系,基本无来往。只有陈毅是例外,有诗词交往。毛泽东与许多党外民主人士却是私人友情深厚、交往甚频,而工作往来不多。   毛泽东与章士钊书信往来不少。有次,毛泽东看罢章士钊来信,手指尖在桌上轻轻敲两下,转向我吩咐:你赶紧上街,买两只鸡,给章士钊送去。   当时已是晚上七八点钟。我匆匆赶到街上,跑了几家副食店,总算买到了鸡,送到章士钊家里。记得老先生是住一个四合院,房子不怎么样,够破烂。我拎着两只鸡说:主席送你两只鸡。章士钊连连点头:谢谢,谢谢。我说:主席看到你的信了。他举举那两只鸡:知道了,这是回话。主席身体怎么样?我说:很好。   我有些纳闷,两只鸡怎么是回话?章士气钊的信上说了什么我也不知道,当然无法猜到。回来向毛泽东学舌一遍,毛泽东笑而不语,留给我一外终生猜不透的谜。   这是1955年的事。   就在这一年,何香凝还画了一只老虎,用玻璃框框着,送给了毛泽东。这是一只立虎,毛泽东将画靠墙立住,反复欣赏,象是琢磨什么。良久,对我吩咐一声:是了,这只虎应该放东屋。   我照办了,却始终不明白为何要放东屋。   毛泽东有躺靠床栏办公的习惯。宋庆龄送给毛泽东一只长枕头,很大,但又不是双人枕头。花条纹,没套子,很软和,是鸭绒的。由宋庆龄的卫士长隋学芳交给我。毛泽东习惯了荞麦皮枕头,享受不了鸭绒枕头,摆了一段时间便收入储藏室了。   1959年,毛泽东不再任共和国主席职务,退居二线。象是要陶冶性情,休息时便练练书法。这段时间与民主人士的往来更多。   黄炎培有一本王羲之的真迹,毛泽东借来看,说好借一个月。那一个月,毛泽东工作一停便翻开来看,爱不释手。我去倒茶时,常见他看着字迹琢磨,有时又抓起笔来对照着练。他不是照着摹仿,而是取其所长,取其神韵,消化吸收,变成自己的东西。练到兴头上,吃饭也叫不应。   大约是真迹太珍贵,黄炎培很不放心,借出一星期便频频打电话询问。电话打到值班室,问主席看完没看完?什么时候还?   卫士尹荆山借倒茶机会,向毛泽东报告:主席,黄炎培那边又来电话了。   嗯?毛泽东掀起眼皮,淡淡的眉毛开始收拢。   他们又催呢。   怎么也学会逼债了?不是讲好一个月吗?我给他数着呢!毛泽东将手中烟嘴摔到桌上。当时赫鲁晓夫正在逼债,黄炎培有凑热闹之嫌。   主席,他们,他们不是催要,是问问。就是问问主席还看不看?   我看!我泽东喝口茶,重新拿起烟嘴,语气转缓和些,到一个月不还,我失信。不到一个月催讨,他们失信。谁失信都不好。   可是,黄炎培又来电话了,电话一直打到毛泽东那里。先谈些别的事,末了还是问那本真迹。毛泽东问:任之先生,一个月的气你也沉不住吗?   那边的回答不得而知。   小尹挖苦:真有点小家子气。   我说:跟主席计债似的,没深浅。   毛泽东听了,却愠色全消,换上微笑。说黄炎培不够朋友够英雄。   到了一个月,毛泽东将王羲之那本真迹用木板小心翼翼夹好,交卫士小尹:送还吧,零点前必须送到。   尹荆山说:黄老那边已经说过,主席只要还在看,尽管多看几天没关系。   毛泽东摆摆手,送去吧,讲好一个月就是一个月,朋友交往要重信义。   毛泽东对于亲属故旧,更是坚持做事论理论法,私交论情的原则。   那是建国不久,记得是1950年春,毛泽东即对儿子说:岸英,你回家一趟,代我给你母亲扫墓。带些东西,代我为老太太上寿。你妈妈是个很贤慧的人,又很有气魄。对我帮助很大。她的交杨老先生是个进步人士,对我资助不少毛泽东停了片刻,眼睛有些湿润,喑哑地喃喃一声我很怀念   毛泽东长期地、经常地从自己工资和稿费中拿钱来赡养杨老太太,资助生活困难的亲友。但是,又绝不恩赐任何亲友以金饭碗。建国之初,亲友们都抱了很大奢望给他写信,几十封不止。他的回信是很感人的。他给杨七智的回信说:不要有任何奢望,不要来。一切按正常规矩办理。他给表少年时的同窗好友毛森品的信说:吾兄出任工作极为赞成,其步骤似宜就群众利益方面有所赞助表现,为人所重,自然而然参加进去,不宜由弟推荐,反而有累清德,不知以为然否?   毛泽东所做诗词《蝶恋花》尽人皆知。一句我失骄杨君失柳,便将他与杨开慧、柳直荀及李淑一的特殊关系深厚情谊全部表达出来。江青曾为这首词大动肝火,毛泽东当我面说江青小资产阶级尾巴没割尽。刀子嘴,是非窝。江青为此一连几天不同毛泽东说一句话。毛泽东与李淑一从建国后未断通信,这样深的关系,可是,当李淑一请毛泽东为她说句话,要到北京学习时,毛泽东却没有说。他对谁也不改做事论理论法,私交论情的原则。公私一定分明。   我跟随毛泽东十五年,未见他替一位至亲故旧向公家要特殊,却不止一次见他对至亲故旧做出特殊举动:   湖南农村一位老太太,是毛泽东家乡的老人,来向毛泽东反映相里的事情。毛泽东一改待客传统,亲自搀扶老太太上台阶,下台阶;搀扶老太太坐,搀扶老太太起。走台阶时,毛泽东象孝子一般双手扶着老太太嘱咐:慢点,慢点,老人家慢慢走。这位老太太依靠着毛泽东,与毛泽东用同样的节奏喃喃着:慢点,慢点,我老了,腿脚不行了。   老太太对于所享受的这份殊荣,毫不受宠若惊,却是受之泰然,理所应当一般!那情景,我至今清晰在目。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