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用不用,我自己的事儿能自己解决,你们去吧

2.醉在水乡
  第二天清晨,文早早地起床,确切说,他一夜未眠。
  一个人打开了书院的大门,向外面张望了一下,伸了个懒腰。
  正巧默默跑进了书院。两个人相互一笑,也不说话,一起打开一扇扇的雕花大门。这时,齐叔也从楼上走下来了。
  "方文,你今天起得可真是早啊!啊,默默也来了?"
  "是啊,我来叫文哥去吃早饭。"默默今天格外开心。
  文却嘟哝道:"我……我不爱吃早饭。"
  "早饭?早酒吧?等我洗把脸,我也去!"齐叔当然明白其中缘由,故意对默默这么说。
  默默急得一个劲儿地冲齐叔挤眼睛。
  齐叔这才装作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。
  "啊,方文,你和默默去吧,我……忘了件重要的事儿。"
  "什么事儿,要我帮你吗?"文犹豫着。
  "不用不用,我自己的事儿能自己解决,你们去吧!"齐叔转身要上楼。
  文跟过来,嘴里说着:"噢!那我……"
  齐叔转过身来,推着文往外走:"哎呀,NFDA1嗦什么,走吧走吧!"
  齐叔把两个人推到了门口,默默回头冲他挥了挥手,高高兴兴出了书院。
  "这下估计找着治病的药了。"齐叔嘴里嘟囔着。
  文和默默一路来到酒坊里,走进后院,默默掀开酒缸上的盖子,弯腰用个大碗舀出满满一碗酒酿,递给文。自己也舀了一大碗。
  文吃了一小口,抬头看着她。默默已经吃得连碗都整个盖在了脸上。
  默默吃完,放下碗,抹了抹嘴,问:"你还要吗?还没吃完啊?"
  文笑起来:"我可不像你,你这个小酒鬼。"
  "酒酿就要这样吃,你那样吃没感觉,我得再来一碗。"
  默默眨巴着眼睛,转身又去盛了一碗。
  文端着碗,站在那里想了半天,问默默:"我一直奇怪,你为什么每天早上都要吃酒酿啊?"
  "我啊,我就是想天天都醉,醉在这个水乡,醉了就能忘掉所有苦恼,只剩下快乐!"默默大声说。
  "那为什么今天一定要拉我来呢?"文又问。
  默默说:"我想让你醉,让你也忘掉,忘掉我是个小女孩,忘掉你的以前,忘掉……"
  "可有些事情很难忘掉的……"文犹豫着,手里还端着那碗酒酿。
  "那你就快点喝完酒酿,醉了也就忘了。"默默瞪了他一眼。
  文于是大口地吃起碗里的酒酿,吃的满脸都是。
  默默看着他呵呵直笑。
  文把空碗递给默默,豪情万丈地说:"再给我盛一碗!"
  文连吃了三碗新鲜酒酿,这才和默默一起往书院走去。
  齐叔正打扫着院子,听见脚步声,抬起头来,看见文和默默拉着手跑了进来。
  "哟,回来了!吃得够多的啊,脸都红了。"齐叔乐呵呵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大孩子,心里说不出的高兴,"我给你们弄点儿茶去,稀释稀释。"
  默默于是说:"那我帮您扫地吧。"
  齐叔转身上了楼,默默开始扫地。文则站在一边傻笑。
  "笑什么呢?去把簸箕拿过来。"默默笑眯眯地看着文说。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